照片中的约翰·布朗酷似圣经中的歌利亚,是战争的象征。画家这样描绘他是因为他认为结束堪萨斯州奴隶制的唯一途径是通过武装起义。圣经中的歌利亚是一个非利士战士,以色列人因为他的力量和高大的身材而惧怕他。另一个可以启发库里描绘约翰·布朗的象征性特征是圣经中歌利亚的喧哗和粗暴的风格。这并不是说约翰·布朗是粗暴和大声的,但画家可能是在暗示,不仅废奴主义者固执己见,而且他除了对自己的立场无所畏惧外,还相当有发言权。

你真幸运!使用促销“样本20”
然后弄一张定制的论文
“约翰·斯特劳斯特·库里悲剧前奏曲分析”
具有20%打折!
现在就下单

此外,约翰·布朗左手拿着一本圣经,右手拿着一把锋利的步枪。圣经上刻着希腊字母Alpha和Omega。值得注意的是,约翰·布朗除了曾经怀揣成为一名基督教牧师的雄心壮志外,战前时期还在教堂里。正是在他与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的邂逅中,两人将战争视为废除奴隶制的一种手段。会议在教堂举行。出于这个原因,这幅图像描绘了在教堂(圣经)内提议战争(步枪)作为奴隶制的开始和结束的讽刺意味——希腊字母Alpha和Omega表示开始和结束。布朗也被描绘成面朝来复枪的侧面,表情咄咄逼人。后者解释了他对废除奴隶制的手段的立场(科贝特411)。

咖喱位于南部的棕色。有篷货车有人在前面引导,好像他们正在逃离草原大火。南方人主要是农民,如牛和马车所示。奴隶制是在这个地区实行和鼓励的。他们正从一个火烧的地区转移,背景是龙卷风。龙卷风预示着武装暴动预期的破坏。更具体地说,地点将是堪萨斯州,因为它是战争的开始地(科贝特402)。画家在那个地方用龙卷风描绘了布朗,以表示战争对堪萨斯州的影响。火意味着战争会带来预期的毁灭。

照片中另外三个独特的元素包括布朗脚下的两个死人,象征着战争中的死亡,布朗身上巨大的胡须象征着混乱,以及他左下角的非裔美国家庭代表着奴隶。这两个死人穿着不同的衣服:蓝色和棕色。库里用这些来说明,50多万平民和士兵死于废奴运动和支持奴隶制运动。也许《死亡》中一个突出的主题是,战争的后果既不会放过“对”的人,也不会影响“错误”的人。战争整体上除了适得其反之外,也是过时的。

在某种程度上,各方都是失败者。然而,库里对一个浓密胡须的约翰·布朗的描绘却体现了一种混乱;大多数人认为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使他陷入了对叛乱的痴迷之中。最后,照片中的非裔美国人家庭显得畏缩,白人高高在上,居高临下。这是用来说明南方人是如何征服黑奴的,以及黑人的卑微地位。更简洁地说,有一个令人吃惊的向后凝视的黑人面对的似乎是一个白人大师,进一步说明了南方黑人的困境。